一念如塵 作品

第一百八十二章 你到底想做什么?

    “這女子不都是圖個新鮮嗎?公子您且放寬心,奴瞧著那小侍也不過就是個沒長開的小雛鳥,又不懂禮數的緊,侍候不了幾日,少主便會厭了他的。”

    青兒細細回想著宋錦瑟的模樣兒,在他印象中,那不過就是個毛都沒長齊的小孩子,又是個沖動魯莽的性子,哪里會懂得什么情情愛愛的?指不定哪天就會惹出什么麻煩來,被少主趕出府去呢!

    這天下的女人都是一個樣嘛!

    不都是喜歡那些溫良賢淑的男子嗎?

    找個這樣的小辣椒也就是新鮮個幾天,新鮮勁兒過了,還不知道會是什么樣兒呢!

    陸繽云忽然將臉轉向青兒,似乎是因著他的話而想到了什么,嘴角竟勾起一抹得逞的笑。

    青兒蹲著身子仔細撿著地上的花瓶碎片,并不知自家公子正在打算什么,只是聽見身后沒有再傳來公子的怒罵聲,青兒便知道自己保住了這滿屋子的擺件兒。

    這府里上好的東西都送到公子院中,這屋里擺著的哪一樣兒不是價值連城?

    陸繽云只是生一次氣,砸碎的東西就比旁人一輩子掙的還多,要說起來,這命運還真是不公平呢!

    “青兒,你過來……”

    陸繽云朝青兒勾了勾手指,寵著他耳邊細細說了些什么。

    ——

    “家主……家主……主君……不好了,公子他出事兒了!”

    正坐在大堂內用膳的陸家兩口子聽見青兒的哭喊聲后忙停下了手中的筷子。

    “妻主,是不是云兒出事了?”

    陸正君手中的筷子顫個不停,雖還沒見著青兒的人,只從他的語氣里便能聽出是自己的兒子出事了。

    陸正君一生被陸紋捧在手心里寵著,什么時候經歷過這種事情,自是顯得手足無措。

    陸紋放下手中的筷子,雙手握住夫郎的手,從他手中接下那雙筷子放至一旁,安撫道:“別擔心,云兒是個有分寸的孩子,不會做傻事的。”

    知子莫若母,陸紋這只老狐貍自是知道陸繽云如此做是為了什么。

    那孩子不過就是想借此威脅她,想要出府去見白子夜罷了!

    唉!

    不是她這個做母親的不疼兒子,只是人白家已經將事情說的清清楚楚,做錯事情的人是自己的兒子,陸紋又哪里來的臉再去求暗帝收回成命呢?

    陸紋這個人雖說愛面子了些,卻總也是跟著白芷一起共事多年的老臣,孰輕孰重、誰是誰非她還是分得清的。

    “可是……”陸正君還是擔心不已。

    他身子一向不好,一生也只陸繽云一個兒子,難免對他寵溺了些。

    陸繽云喜歡白子夜,他們都是知道的,只是自家兒子做了錯事被人退了婚,他們也沒有辦法不是?

    陸正君知道妻主如此做都是為了兒子好,卻還是擔心陸繽云會因白子夜的事情而做出什么傻事兒來。

    “你既是不放心,我們去瞧瞧就是。”

    陸紋最是見不得夫郎蹙眉,不等青兒跑到他們面前,二人已經相攜出了大堂。

    “家主……主君……公子他……他……”

    青兒抹著眼淚跪在二人面前,卻吭哧不出后面的話來,為了顧全公子的面子,他演戲只演一半就夠了。

    青兒知
捕鱼大师官网在线客服 北京快三一定牛形态图北京快三 海南体育彩票飞鱼查询 北京pk10最稳办法 实时股票情况 宁夏体彩十一选五前三走势图 内蒙古快3app 上海快3一定牛2019年3月7日 排列五开奖现在视频 北京pk技巧想输都难 刘伯温精选期期一肖中特 云南快乐十分开奖结果今天开始了吗 新疆十一选五基本走势图 青海11选5开奖结果一定牛 十一选五杀号准确率90 秒速赛车开奖查询 贵州快三一定牛遗漏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