謂我卿卿 作品

第一百一十一章 長公主的關照

    第二日,南清枝換上公主送過來的華麗的宮裝,又由著宮女給她梳頭打扮,光是這一番穿戴下來,就花費了一個多時辰。

    剛穿戴好出去時,卻見昭遠也是一身盛裝的在外面候著她了。

    南清枝以前是見過長公主的,只是這次見卻見公主容色有些憔悴,已沒有之前那般明媚了,想到公主是因為自己才受的傷,南清枝不由有些歉意。

    南清枝連忙對著公主行禮道:“小女不知長公主在外候著,望長公主見諒。”

    昭遠過去將南清枝扶起來溫和笑道:“你我之間不必客套這些,我怕你一個人去有些不習慣,便過來與你做個伴。”說著又問道:“可用過早飯了?”

    南清枝點頭:“之前已用過了。”

    昭遠點點頭,對著南清枝道:“那走吧,看著時辰也差不多了,你是初次到皇宮面圣,還是去早些好。”

    南清枝乖巧的點頭,跟在昭遠的身后出去了。

    出到外面,外面正停著一輛寶藍色轎子,長公主拉著南清枝的手笑道:“與我坐一輛轎子吧,正好我也可以與你說說家常話。”

    長公主這般溫和體貼,讓南清枝不覺有些溫暖,也愿意與這位尊貴的長公主親近,便笑應一起進去了。

    轎中并不擁擠,即便坐了兩個人也仍是有很大的空間的,長公主靠在后面的軟墊上,有些虛軟的對著南清枝笑道:“蓮玉待你可好?”

    南清枝坐在昭遠身側,得體的笑道:“蓮玉對我很好,能遇見蓮玉,是我的福氣。”

    昭遠聽了笑得更是愉悅,說道:“這話我看得換了我蓮玉說才是。”

    南清枝低頭害羞的笑了笑,說道:“公主說笑了。”

    昭遠抿了笑意,拉著南清枝的手,眼中有些許同情道:“聽說你父親去了,去得可還安詳?”

    南清枝的笑意也淡了下去,低低道:“父親應是安詳的吧,只是我卻沒在最后一瞬陪著父親,也是有遺憾的。”

    昭遠面露傷懷,拍著南清枝的手道:“好孩子,別太過傷心了,以后便將鶴唳山當作你自己的家一樣,有什么心事盡管與我說便是,我在鶴唳山呆了那么久,蓮玉又時常不在,你來了,我也有人陪我說話了。”

    南清枝感激道:“像公主這樣寬容溫柔的人,我也是愿意與公主多親近的,之前因著我逃婚,鬧出了不少事,還讓公主受傷了,公主沒有計較,叫清枝心中愧疚,只愿將來能夠多陪伴公主,彌補我之前的過錯吧。”

    昭遠聽了不由欣慰的笑道:“真是個會說話的,看來以后鶴唳山科熱鬧了,最好再為我生幾個大胖小子,那樣我就更心滿意足了。”

    昭遠說完,臉上的笑容卻又漸漸的淡了下去,看著某一處傷懷道:“可惜……他看不到了。”

    南清枝不知道這里長公主說的他是誰,所以也并沒有接話,不過想
捕鱼大师官网在线客服 时时彩中彩票 中国燃气股票行情 大发快三平台地址 秒速赛车官方网站 黑龙江11选5一定牛走势图 快赢481号码合并走势 三板股票行情查询 山西体彩11选5走 北京十一选五开奖查询 河南11选五5最新开奖 股票配资平台全国招商 内蒙古快三分析推荐 专业股票配资平台有哪些 真钱棋牌下载 炒股新手入门 河南今天11选5走势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