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予歸 作品

223 逮到你了(2)

    “別打!”

    女人要氣死了,又不敢再挑事,沒想到碰上個硬茬,“算了,就當我倒霉!出門居然碰到這種晦氣事!”撂下話,她跑了。

    沒有熱鬧可看,人群也都散了。

    “阿強,你這事弄的!算你躲過一劫,明天不用來上班了!”老板甩臉子走人。

    阿強剛還慶幸躲過一劫,沒想到,還有個坑在后面等著。

    窮人失去活命的工作就跟富人一夜之間破產是一樣的。

    “哎,老板!別讓我走,求你哩,我一家老小還等著這活計過活嘞……”

    老板扭頭走得更快了,誰管他一家老小能不能吃飽飯?干個活還給他惹麻煩,這種工人誰會留著?一點轉換的余地都沒有。

    最后,阿強也沒能逃過被辭退的命運。

    “那種化合物吸多了對身體不好,不干了也好,身體有什么狀況還要治病,會花很多錢。”蘇灼寬慰他。

    這話有點扎心了,但是也很現實。

    阿強嘆了口氣,“謝謝你哩小姑娘,我再找找別的工作吧。”對了,“小姑娘你剛才說的真好,窩這嘴笨的都說不過人家,差點就要賠錢哩!”

    他語調很輕松,可蘇灼看著他蒼老的背影,顯得落寞而無助。

    老板不信他,同事不幫他,連人群也站在道德的制高點無端指責他。

    頂梁柱的脊背被生活壓垮了。

    社會上這樣的人很多,誰會關心這些人的溫飽呢?

    中午蘇灼帶著阿強去了一家水餃店,是一戶北方人家開的,老板很熱情,餃子個頭很大,肉餡也很足。

    她上午特意在這邊轉悠了一圈,找到這個小店鋪,不大,裝修得中規中矩但很干凈。

    價格不貴,管飽。

    三大盤水餃,盤子有炒飯的鍋那么大,一盤有二十個。

    蘇灼自己吃一盤,給阿強要了兩盤。

    服務員遞給他們消過毒的黑色木筷。

    “不用叻,不用叻,我我用這個就好。”阿強指了指桌子上的筷籠,從里拿出一次性筷子撕開。

    他手臟,雖然剛才有洗過手,但是他手上都是老繭,指甲縫里也有污泥,他怕把人家消過毒的筷子弄臟了。

    蘇灼默默看了眼他的手,然后抬頭對著服務員禮貌微笑,“不好意思,我們習慣了用一次性的,麻煩你了。”

    服務員很熱情,客人怎么舒服怎么來唄,她無所謂地把筷子收走,“蘸料都在桌上了,你們隨便用,別客氣啊!”

    蘇灼再次道謝,然后從筷籠里抽出一次性筷子撕開,將包裝扔到腳邊的垃圾桶。

    “嗤,裝什么裝?弄的自己多干凈似的,還用一次性的,是嫌棄別人用過的嗎?也不看看自己什么樣子。”旁邊顧客還以為自己很正義。

    “不知道一次性筷子多浪費嗎?老師沒教過要少用一次性的東西嗎?多污染環境!”

    有些人就是這樣,曲解別人的意思,什么都不知道卻喜歡把自己擺在圣人的位置指責一個看起來很好欺負的陌生人。

    顧客的同伴似乎覺得她這樣說有些過分了,小聲提醒她。

    她不聽,反而覺得滿屋子人就她敢于出頭,還很委屈。

    老板在旁邊看了全程,他這暴脾氣,邁著一百六十斤的噸位走過來,露出手臂的紋身。

    “哎哎哎,過分了啊!”

    “就你偉大?整的跟你沒裝似的,人家愛怎么吃怎么吃,關你屁事兒了?那一次性筷子它能擺在我這店里它就能用,你家住海邊兒啊管這么寬?嘴特么這么碎是讓車轱轆壓過了吧!”

    老板可看不慣這樣的人,“你咋不照鏡子看看自己啥樣呢?還,還把老師給搬出來了,老師沒教過你要尊重人嗎?我看你那嘴是噴毒藥了吧,吃個飯還到處放毒氣!”

    顧客是位很年輕的女士,被罵哭了,她想罵回去,可是這老板面相太兇了,她不敢,只好撂下筷子威脅以后都不來這里吃了!

    “愛吃不吃!我求你來的嗎?這年頭沒點兒素質還好意思出來吃飯?!”

    蘇灼吃了半盤餃子,覺得老板簡直口若金蓮,說話持續輸出。

    只是——

    阿強看起來狀態不太好。

    這樣羞辱的話也沒少聽,可每次聽到他還是會忍不住沮喪大半天。

    他只是不想把干凈的筷子弄臟啊……為什么怎么做都是錯的?

    老板一眼看懂了阿強,拍拍他的肩膀,“兄弟別太難過了,就我年輕那會兒混社會,這種人見多了,我也像你這么一路淌渾水淌過來的,咱總有出頭那天,怕他個啥!”

    阿強牽強地扯了抹笑,電話響了,他去門口接電話。

    蘇灼吃了半盤就吃不下了,她看了眼阿強剛剛吃的一盤,還剩了一大盤。

    明明他剛才吃飯的時候那么滿足,滿足到眼里有光,偏偏女顧客說的那些話,可能在她看來無關痛癢,但每一句話都是在往阿強的心窩子里戳。

    窮人只剩下那點微薄的自尊,也要被人那樣踐踏嗎?

    好沒道理!

    阿強去了半天沒回來,蘇灼不放心,出去看了一眼。

    門口,阿強蹲在地上,手里握著諾基亞的手機,手機信號不好,他就站起來找信號。

    努力了半天,最終他還是滿頭大汗地蹲在地上。

    沒有用的,老年機還想找什么信號?能聽到就不錯了。

    電話那頭熟悉的聲音傳來,阿強頓時眼眶紅了。

  &
捕鱼大师官网在线客服 网络投资理财平台如何追回资金 福建11选5一定牛 焦点科技股票股吧 云南11选5今日推荐 5分快3平台导师 今天四川快乐12开奖结果走势图 股票实时交易系统 福建十一选五开奖结果爱彩乐 河南11选五开奖结果走势图 今天大盘指数股票行 正规的快乐10分能挣钱吗 北京十一选五走势图电脑版 幸运飞艇基本前三走势图 彩票泳坛夺金 吉林高速股票行情怎么看 481走势图最近20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