芙蓉衣 作品

第一七八章 我好想你

    對他來說,這才是他們重逢的第一天。

    他對她的欺騙和傷害就這樣過去似乎也說不通。

    她需要他的內疚和憐惜,來化解他對她的警惕。

    不知是對自己太過自信,還是對她多幾分珍視,易曉寒雖能洞察人心,但若不是真的惹惱了他,他不會輕易窺探她的心思。

    也許是在圣天宗養成的生物鐘,卯時,天還未亮,姚月便已經醒了。想到自己一身靈力已被封住,姚月復又閉上了眼,動作輕輕想離他遠些。

    她剛有動作,腰腹間便被他搭上了一條胳膊,他閉著眼睛,探尋她的身影,腦袋埋在她發絲間,嗓音微啞,帶著一點鼻音,小奶狗似的,輕輕呢喃。

    “月月,我好想你。”

    姚月身子一僵。

    他這是醒了,還是沒醒?

    姚月試探性的問:“你想我什么?”

    易曉寒在她發絲間蹭了蹭,將她攬的更緊了些,鼻子囔囔道:“想你的聲音,想你的味道,想你陪在我身邊的模樣。”

    姚月翻了個身,“騙子,我才不信呢!”

    易曉寒突然在她腦后悶悶的笑了起來,帶了一絲撩人的味道,“真的,比真金還真!”

    姚月回頭,看著他那雙清明而有神的眼,眉梢間掛著一抹狡黠,哪里有方才迷蒙未醒的模樣,姚月氣的將軟枕拿起來,對著他就要打過去。

    “又騙我!”

    易曉寒一把截住,順著軟枕將她重新扯了回來,姚月貼著他的胸膛,聽著他在頭頂輕輕道,“無時無刻不在想。”

    緩了緩,他接著道:“連同月月這副可愛的模樣,我也想的緊。”

    姚月聽著,不由得腹誹,她就不該心軟去安慰他,雖然當時也存了別的心思,可他真正聽進去卻只有那句舒心就好。

    不想他偶爾放縱起來,竟是這副模樣。

    他往常也同她講過些情話,但都是端莊持重一些的。

    這種帶著些調戲的情話,姚月倒是第一次聽。

    她氣沖沖朝他身上跨過去,摸了鞋襪下了床。

    “我當初就是信了你的這些鬼話,才成了現在這般。這些話,你還是留給別人吧。”她帶著些怨惱的小委屈,朝著他控訴,打開門就沖沖往外走,卻被水鏡彈了回來。

    下一秒落在易曉寒的懷里。

    “怎么還是這般毛手毛腳。”

    他說著,將她歪斜的衣領整好,聲音中帶著些許不滿,“以后衣冠不整的,莫要再出去了。”

    姚月聽著他那些霸道的話語,看著他深刻迷人的眸子,如一汪清潭,里面盛滿了她的身影,一時有些呆,只是愣愣的看著他。

    易曉寒輕輕替她整理,整好后,見狀,微微傾身,湊到她面前,在她鼻子上劃了一下,寵溺的笑了,“呆了?”

    姚月這才回神,恍若為自己方才的失神而懊惱,故作冷臉道:“你什么時候放我走?”

    易曉寒看著,緩緩直起身子,“月月為什么一定要走呢?留在這里陪著我不好嗎?”

    姚月撇開頭,“我才不想同你待在一起。”

    易曉寒看著,輕輕的笑了,“好,我答應月月離開,但現在還不是時候。”

    “那要什么時候?”

    易曉寒意味深長的在姚月全身上下掃了一圈,眸光在她胸前微微停留了一兩秒,隨即道:“月月將自己照顧成現在這般,我不放心,要離開,也需等月月胖些,胖到我滿意為止。”

    滿意?這是一個很模糊的概念,若他永遠
捕鱼大师官网在线客服 赌场最怕什么样的赌法 中国体育彩票开奖直播 福建36选7开奖时间 快三河南开奖结果今天 3d试机号今天晚上金码一10 国内有什么好的股票配资平台 中国高科股票分析 配资短线炒股 七星彩排列五接单图片 今天快乐八开奖结果 上海时时乐值走势图 内蒙古快3今日预测彩乐 余姚配资炒股 江西11选5玩法规则 辽宁快乐12电脑版 福彩好运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