玻璃瓶的起子 作品

第154章 親切感

    秦小河夢見了自己的義父,夢見了觀瀾山莊。

    秦觀潮是個嚴厲的父親,但是他睿智,強大。從秦小河的視角上看,秦觀潮有著一個偉岸的背影。

    還有那位總是神出鬼沒的大伯,那個臉上永遠掛著微笑,平易近人的秦觀瀾。

    他夢見了秦觀潮將他帶回觀瀾山莊的那一日的情形。

    也夢見了無數個酷暑寒冬,秦觀潮、秦觀瀾,陪伴他練劍的場景。

    他還夢見了,他拔劍殺人,抖落劍鋒上的滴滴鮮血,收劍歸鞘的那一幕幕。

    秦小河很少做夢。

    像他們這種修為深厚,氣息綿長的人,總是能獲得質量最好的睡眠。

    何況,從前秦小河是有意壓制自己的情緒,只想做好一把冰冷鋒利的快刀。

    是這一段時日以來,他才逐漸地變得像是一個正常人。

    會做夢,會悲傷,會愉悅,會滿懷愧疚,充滿仇恨。

    在他的夢境中,觀瀾山莊,還有他的義父,他的大伯,他熟識的家仆……所有人,所有熟悉的場景,都被一把大火燒光了。

    隱隱約約間,秦小河似乎聽見了他們在烈焰中哀嚎哭叫。

    他似乎看見了那被火光照亮的夜空。

    冷汗從秦小河的額頭上沁出。

    他緊閉雙眼,躺在床上,身子微微顫抖。

    床邊坐著那個鬢角發花的中年男人,正卷著袖子,在銅盆中揉搓毛巾。

    這個中年男人是墜龍山的二把手,霧鎖神龍,方不忌。

    墜龍山也是在攬月樓登記過的,可以到英雄宴上領取賞錢的一波兒。

    方不忌正是帶人前來拿錢的。

    此前他同幾個弟兄在樓下吃酒,不經意間看見了坐在角落里的秦小河。

    一開始方不忌沒把秦小河當回事,可后來見秦小河一個人坐在角落里喝悶酒,而且瞧他那樣子,分明酒力很差勁。

    方不忌只是覺得有趣,多看了兩眼,正好瞧見秦小河半起身歪倒的一幕。

    他也沒多想,上前就抄住了不省人事的秦小河。

    送秦小河進了客房之后,方不忌沒急著走。

    讓掌柜的送了水盆和毛巾來。

    這個中年男人也不曉得自己為什么突然會對一個陌生的年輕人這么體貼。

    他搓干了毛巾,轉回身輕輕地替秦小河擦干了額頭和臉面。

    這個臉部線條特別剛毅的中年男人,此刻嘴角放松,多了幾分柔和。

    他瞧著昏睡中微微皺眉的秦小河,越瞧越覺得順眼。

    若是他的兒子還活著,現在也應該是這般大了吧……

    方不忌將毛巾扔進銅盆里,難以遏制地想著。

    想起自己的妻兒來,方不忌的表情漸漸地變得僵硬,眼神中充滿悲傷。

    如果蒼天有眼,誰又會愿意上山當土匪呢?

    觀瀾山莊在烈焰中崩塌,秦小河伸出手想要去觸碰,可是他捉不住。

    在那熊熊的烈焰中,沈明月淚流滿面地朝他奔來。

    她一邊跑,一邊聲嘶力竭地對他說“秦大哥,求求你,不要殺我爹!你要殺,就殺我!”

    秦小河有一瞬間的茫然,接著烈火和觀瀾山莊都消失了。

    他站在了沈府的院子里,沈萬山立在他的面前,朝著他瞪眼呲牙。

    沈萬山沖著秦小河瘋狂地大笑道:“觀瀾山莊是我燒的!秦觀潮是我殺的!哈哈哈哈哈哈!你,也得死!”

    下意識地,秦小河揮劍直刺。

    但他沒有刺中沈萬山,因為沈明月先一步攔在了沈萬山的面前。

    劍鋒刺破肌膚,刺入血肉的觸感是那么真實。

    甚至連噴濺到他臉上的血液,都帶著滾燙的溫度。

    “秦大哥……”沈明月的聲音變得微不可聞。

    秦小河松開劍柄,他往后退,他不敢相信。

    到最后他還是親手殺死了沈明月……

    秦小河猛然坐起,雙眼圓睜。

    他的內衣已經被冷汗打濕了,黏黏的,貼在身上非常不舒服。

    秦小河伸手松開領口衣襟,閉上眼用力喘了幾口,調整了一下因為噩夢變得有些不穩定的情緒。

    突然,他的動作靜止住了。

    他意識到,有什么地方不對勁。

    他之前分明是在酒樓角落中吃面飲酒,可現在卻躺在一張
捕鱼大师官网在线客服 东北期货配资 st黄海股票行情 甘肃快三开奖结果形态走势 排列3什么时候开奖时间 快三官网登录 安徽十一选还一定牛 选4开奖结果 配资软件排名 辽宁十一选五预测 股票短线操作高手 快乐十二选五辽宁一 牛的生肖号码是多少号 股票大作手操盘术在 理财收益最好的 福建11选五一定牛手机版 体彩31选7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