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1

    就算這里被權貴打壓,不能在人流量大的地方賣燈,但消息畢竟是通的,而且并沒有人刻意遮掩這里的存在,但云朝的神色告訴顧夕,那什么燈王,他還真沒聽說過。

    當然,也不排除他忙于政事,不打聽燈會方面的事情,總之先這么說了吧,做個鋪墊。

    接下來就可以名正言順地提出去看看燈王,見見世面了。

    顧夕想得很美好順利,可現實卻是——

    “哎,小姑娘,這燈王好是好,但不能看啊,一看就死人,這可是一盞邪燈啊!”

    老店家苦下了臉,看到顧夕興奮的表情,突然有點后悔自己方才的多言。

    “邪燈?”顧夕一詫,“老人家,這燈怎么還有正邪之分呢?還有,那個一看就死人,是怎么回事?”

    難道就是因為這個,所以消息才會被封鎖?

    果然有貓膩。

    顧夕回頭看了云朝一眼,見他聽得認真,便知道他并不介意生辰日遇上這等事,她本人就更加不會有什么忌諱了,反而覺得,若是在生辰日能破解了一樁奇事,也算是為自己和子孫后代積了德。

    許是怕顧夕真的跑去見了那邪燈,老店家便詳細地為顧夕解釋了一番。

    “因為我們不許去其他地方賣燈,所以每年燈會的時候,我們這里也會辦一個小型的燈會。五年前燈會那一天,林家的人在小型燈會展臺上拿出了那盞燈。”說到這里,老人眼中仿佛看到了當年的盛景,依稀流露出了懷念和向往,“那燈出來的時候確實令其他的燈一下子就黯然失色,它一出場,無需言語,所有人心中便能認定燈王是它,只是那天晚上回去之后,有個人死了,直到第二天早上才被發現,那個人是當時這里除林家以外最大的一家燈鋪店主,隨著他的死一同發生的,還有他店鋪中的燈,全都變得支離破碎。”

    “那會兒,大家只覺得是有人尋仇,便也只是報了官,沒什么別的想法。”說到這兒,老人的眼中閃過驚懼,“后來,林家又展出了幾次那燈王,每一次都伴隨著這里一家規模僅次于林家的店鋪店主的死亡,還有那店鋪中所有的燈都會變得支離破碎,然后人們就發現了規律,覺得是燈的問題,林家便再也沒有展出那燈王。”

    “那官差怎么說?”顧夕追問,“你們不是報了官嗎?官差怎么結案的?”

    “官差?”許是憋了這么多年總算說出了口,老人輕松了許多,冷哼一聲,“那官差能有什么本事?為了貪功,根本沒有把事情往上報,隨手找了個替罪羊頂了個罪,又沒有別的人來這兒調查,只要他說這件事是這樣的,就沒人敢說這件事是另外一個樣的。”

   &
捕鱼大师官网在线客服 快乐10分钟开奖结果 天津11选五今天第45 百度理财 宁夏十一选五app 河北快三推荐号一定牛 双色球开奖走势图表 贵州11选五开奖手机版 北京快三基本一定牛 群英会任三诀窍 河南22选5昨天开奖查询 湖南快乐十分走势 分析 1分快3计划预测 彩票双面盘信用玩法 江苏快3基本走走势图 江苏快3预测推荐 山西体十一选五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