濃墨澆書 作品

第五十一章 父與女的爭吵

    宇智波鼬蹲在墻角抽抽噎噎地哭著…

    大悲大喜之下,他不知道自己得到了什么,即使知道,可能也不會在意…剛說完這種力量永遠不想要,結果出了門反而得到了?

    怕是不要太打臉…

    鼬雙目中的三勾玉寫輪眼漸漸在他雙目中如同大風車一樣瘋狂地旋轉著,最終卻消隱于無形。

    等到他下次開啟寫輪眼的時候,就會真正意識到自己已經擁有了什么…但是這段時間內,小男孩兒肯定不會有使用寫輪眼的念頭。

    所以說,會說話的人要多說點,不會說話的人就得學會沉默是金。

    富岳也不知道自己的一句話讓鼬的情緒大起大落,守護和遺棄、悲傷與希望的概念都是能夠促使寫輪眼進化的條件之一。

    差不多,宇智波鼬今晚的條件都符合了…在他決心拋棄墮落一族的身份時,富岳展示了一個父親寬廣的胸懷。

    小男孩兒情緒漸漸平靜下來,突然看向了烏鴉:“北原,你餓嗎?”

    “……”

    烏鴉不可置信地看著小男孩兒,這個時候難道不應該回去,然后抱著富岳的大腿哭著說我不應該懷疑你的…一家人和和美美的不好嗎?

    這個時候你問我餓不餓…宇智波鼬你可真是乖巧伶俐聰明絕頂啊!

    “嘎…”

    它確實餓了。

    明明宇智波美琴已經備好了豐盛的晚餐,它卻只能和鼬在大街上流浪,不知道這個崽子在想些什么。

    天色很晚了。

    一個小男孩兒帶著一只烏鴉慢悠悠地在街頭上晃蕩,像是被家里趕出來的一樣,加上烏鴉時不時叫上一聲,看上去多添了幾分凄涼…

    直到他們抵達了目的地,一樂拉面。

    菖蒲驚奇地看著小男孩兒坐在桌子前,隨口道:“呀?宇智波鼬,你現在已經是忍者了嗎?不會是從家里偷偷拿的忍者護額吧?小心挨打哦!”

    她見過不少小屁孩兒從家里偷出忍者護額,在外面戴著炫耀…回去都免不了父母愛的教育,有的甚至在大街上被一頓收拾。

    不過宇智波鼬入學一天即時畢業的消息她還是知道,純粹是看著小男孩兒年紀小調侃幾句。

    “爸爸媽媽絕不可能打我…不對,我其實已經是忍者了。”

    宇智波鼬顧自搖搖頭,自從他開始記事之后,富岳和美琴夫婦從來沒有動過粗。

    甚至于一句重話都不曾說過。

    另外…

    菖蒲不知道今天是怎么回事,過去見到鼬的時候多是置之不理,今天她顯得格外熱情。

    小姑娘居然扯過一條凳子坐在他身邊道:“你怎么會來我們店吃飯,我今天去購買食材的時候看到美琴阿姨買了很多東西…”

    “…我…”小男孩兒停頓了一會兒,聲音漸漸低沉下來:“我和父親吵架了。”

    北原鄙夷地叫了一聲:“嘎…”

    怎么有臉說那是在吵架?明明是小孩子單方面發泄自己的不滿…不過詳細說起來,這件事富岳的確有錯…畢竟,誰讓他是族長呢?

    菖蒲小姑娘就比較過分了,竟然開心道:“太好了…我剛剛也和爸爸吵架了…”

    “……”

    北原有點理不清,這種事難道很光榮嗎?

    宇智波鼬也有點無語,責備地看了一眼菖蒲,手打大叔性格和善,肯定是小姑娘惹得他太生氣了。

    “你們的眼神都很失禮啊!”菖蒲暴躁地看了他們一會兒,只能無奈地敗下陣來:“好吧好吧,其實我只是看爸爸太辛苦了,想讓他…”

    “……”

    宇智波鼬依舊沉默,雖然他年紀小,但是已經看清了菖蒲的本質…女孩兒嘛,總是能有一些任性的特權…

    這個小姑娘的小脾氣蠻厲害的!

    一旦任性起來顧客也會退讓幾分…別人尚且不說,他和北原就被她敵視很多次了…

    她在這里說著體恤手打大叔辛苦的話,卻又說和手打大叔吵架了,總覺得哪里怪怪的…

    看著小忍者不曾變換的目光,小姑娘只能垂頭喪氣道:“…既然你不相信我說的,那我說實話好了…”

 &n
捕鱼大师官网在线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