蒼山淺陌 作品

第六百一十五章 一合斬敵,乞活之名

    幾日后,冉閔身著精致盔甲,一頭長發束起披在身后,雙刃矛與執鉤戟分別持在雙手,胯下騎著神駒朱龍馬。

    冉閔的身后,跟著一群穿著皮甲的漢人,不過這些人卻沒有冉閔那變態的體魄,雖然休養了幾日,每日食用牛羊肉,但其身子仍是瘦弱不堪,只能說是脫離了骨瘦如柴的行列。

    草原,匈奴大當戶所在部落。

    冉閔帶著一眾漢人秘密潛入到這部落附近,藏身于部落外圍的草原當中。

    這部落的匈奴人并不是太多,冉閔單槍匹馬便能將其屠戮一空,但冉閔知道,將來對付大股異族之時,還得靠手下的這些人。

    此時他們羸弱不堪,需得歷經戰火方能成長,雖然成長的代價可能是付出生命,但冉閔別無他法。

    潛伏于此,冉閔是為了伏擊外出放牧的匈奴人,以此來達到練兵的目的。

    不多時,匈奴騎兵有說有笑的出現在了冉閔的視線里,冉閔低聲道:“準備!”

    冉閔一聲令下,登時弓弦作響,所有人都是全神貫注的盯著逐漸靠近的匈奴騎兵。

    “放箭!”見匈奴騎兵進入了射程,冉閔高聲下令道。

    一眾漢人露出頭來,忙不迭將箭矢朝著匈奴騎兵射去。

    “什么?!”

    一眾匈奴騎兵驚慌失措,連忙揮舞兵刃格檔箭矢。

    但這輪箭雨并未給匈奴騎兵造成太大的傷亡,百余只箭矢,射中的十不存一。

    首先這些漢人被匈奴看押已久,體力肯定沒有恢復到巔峰水平;

    其次,射箭是個技術活,這玩意沒有準頭哪能射的中?

    “哈哈,這箭法真是讓人笑掉大牙,兒郎們隨我殺!”為首的匈奴放聲大笑道。

    就在這時,一騎縱馬而出,此人胯下赤紅色戰馬,左手雙刃矛,右手執鉤戟,不是冉閔更是何人?

    匈奴騎兵獰笑著揮舞長刀,直奔冉閔而來,冉閔連眼皮都不抬一下,右手執勾戟輕輕一揮,前方的鐵鉤便將那長刀擋住,隨即一轉,長刀頓時飛了出去。

    冉閔的執鉤戟在匈奴騎兵的胸口輕輕一拍,頓時這騎兵口吐鮮血,身子如同斷了線的風箏一般倒飛而出。

    “納命來!”冉閔高喝一聲,縱馬直奔匈奴騎兵而去。

    朱龍馬迅捷無比,眨眼的功夫便已沖入匈奴騎兵之中,冉閔手中的雙刃矛與執鉤戟不住揮動,將一個又一個匈奴騎兵斬于馬下。

    “你,該死!”問詢趕來的匈奴大當戶冷冷的對著冉閔說到。

    “聒噪!”話音未落,冉閔便縱馬疾行,直取身前的匈奴大當戶。

    只見一道寒光閃過,匈奴大當戶尚未來得及做出任何反應,便已被冉閔的執鉤戟刺入了心窩。

    “威武!萬勝!”

    “這匈奴大當戶,在首領手中竟然連首領一招都接不下!”

    在冉閔一戟將這匈奴大當戶斬于馬下后,漢人們俱是爆發出了震耳欲聾的喝彩聲。

    “其余的,便交給你們了!”
捕鱼大师官网在线客服 今天安徽快三走势图 四川快乐12中奖助手 30选5一等奖多少钱 湖北快三基本走势分布 22选5每天几点开奖 广西快十开奖查询结果 刘伯温精选一肖大公开 山东11选5的买号技巧 河北快三一定牛推荐号 时时彩计划推荐手机版 北京pk拾稳赚几百一天 四川金7乐手机版 股票涨跌什么意思 pk10五码一把中的方法 河北十一选五计划 陕西11选5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