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曾是少年 作品

第四十八章 百年往事

    陛下龍體可還安好。”州牧府的會客大廳中,江浣水笑呵呵的問道。

    他的對側,一位身著白色絨袍的男人金刀大馬的坐在那處。

    “陛下的身子骨還好得很,老州牧不用掛懷。倒是他經常念叨起你老人家,想著何時來見你一面,但國事繁忙,終究脫不開身。”男人端起案臺旁的茶杯放在嘴邊輕抿一口,如此言道。

    “難得陛下還掛念著老朽。”江浣水點頭言道。

    “州牧說笑了。州牧是兩朝元老,為我燕庭開疆拓土,鎮守國門,陛下豈能忘懷?”金不闋笑言道。

    “兩朝元老?”江浣水叨念著這個字眼,臉上的笑容忽然有些苦澀,他抬頭看向金不闋問道“這個名頭很大嗎?”

    “州牧又說笑了,州牧不止是兩朝元老,更是兩朝重臣,放眼北境,哪還有人能被封以州牧之位?”

    “細細數來,整個北境上一個被封為州牧之人還是咱們燕庭的太祖皇帝,州牧你說這名頭大不大?”金不闋瞇眼反問道。

    當年燕庭太祖便是前朝周室所封的寬州州牧,后來周室衰敗,燕太祖揭竿而起,改換了日月,才有了今日的燕庭天下,金不闋說出這話,其中所指,自是不言而喻。

    只可惜坐在他對側老人,是已經歷經了燕庭六十載風雨老人。他不為所動,反倒問道“既然金統領也認為老朽有那么一點薄名,那可否聽老朽一言。”

    金不闋一愣,隨即笑道“當然。”

    “金家這些年確實在大燕有些橫行無忌的味道,娘娘靠著陛下的寵愛,也著實做了些天怒人怨的事情。”

    “所以金家沒了退路,你們自由扶持四皇子登上王位才能保全家族,否則金家這些年做的孽,日后會百倍千倍的回報到你們的身上。”

    “你們沒有退路。”

    “老夫明白你們只能搏上性命,去賭這一把。情勢逼人,身不由己,這些道理我都明白。”

    “但這一次,你們做得過了。”

    老人慢悠悠的說道,語氣平靜并無半點怒意,但這平靜背后所裹挾著的暗潮洶涌,金不闋卻同樣感受得真切。

    他瞇了眼睛,反問道“州牧是要教在下做事嗎?”

    “談不上教,只是提些建議而已。”老人的態度和藹。

    “那州牧倒是說說,我應該怎么做?”金不闋再問道,狹長的眼縫中有寒光閃爍。

    老人似乎并未感受到金不闋話中的怒火,他平靜言道“這話我已經跟歡喜那女娃子說過一次了,我的底線是我的命,你們金家要要,我現在便可以給你們。”

    “但遺憾的是,金統領好像并未將老朽的話聽進去。”

    “州牧大人似乎太高看自己了,殺了你,難道就能解決寧州的麻煩嗎?”金不闋搖頭言道“這樣殺了你,寧州群情激奮,保不齊這太子之位還未易主,我卻得帶著人馬在這里平定暴亂,那只會給金家帶來更多的麻煩。”

    “所以州牧大人不僅要死,還得死的有所價值。”

    被人用這樣輕松的語氣談論著自己的死亡,換作尋常人要么早已暴跳如雷,要么就已滿心畏懼,難以自已。

    但老人卻依然神情輕松“這世上可不會所有事情都能依照著金統領的意思來。”

    “所以金某人才要算,才要想,才要盡力去做。事在人為,州牧大人當初能在積弱的寧州建立起讓北境都聞風喪膽的三霄軍,想來是更應該明白這個道理吧。”金不闋盯著老人說道。

    “你看,現在這一切不就是按著我的意思來的嗎?

    ”

    金不闋的臉上不無得意之色,畢竟站在他面前可是號稱北境雄獅的老人,在他那漫長的一生中,曾有數不清的讓世人驚嘆的事情發生在他的身上。而這樣一個傳奇一般的人物,今日就要在他的手上隕落。這世上,想來不會再有比這件事情更讓人擁有成就感的事情。

    而今日之后,他金不闋的名字也注定會隨著老人的隕落而響徹北境。

    老人見他眸中的神色狂熱,不免有些遺憾的搖了搖頭“看樣子,金統領還是不明白自己做錯了些什么。”

    “這世上本就沒有對錯,只有勝負。”金不闋冷聲說道。

    老人卻不再言語,伸手端起了身旁的茶杯,自飲自斟起來。

    ……

    雨還在下,密集的雨簾張開,讓人的視線變得極為狹窄,三丈外的情況都難以看得真切。

    “不行啊!阿來!”

    “太多了!到處都是人尸,我們的人手根本不夠!”孫大仁淌著已經沒過他小腿的積水來到了魏來的身旁,朝著他大聲的吼道。

    自從意識到事情不妙后,魏來第一時間帶著眾人走出了魏府,想要控制住已經處于失控地步的局面。所有暗霄軍都被派了出去,尋找那些被感染的百姓,同時紫霄軍則負責制服住那些被感染之人,將之待到魏來的面前,但諾大的寧霄城足足有近三四十萬戶,近百萬口人。而那驅動著尸氣的家伙,手段驚人,尸氣感染者偏布寧霄城各處。

    以暗霄軍與紫霄軍架在一起也不過五千人的人手,根本難以處理眼前的困局。

    魏來伸出手摁在了那數位被紫霄軍押倒他身前的數位人尸身上,一道道黑色的尸氣便在那時被魏來所抽離出來,魏來的眸中一道黑色光芒一閃即過,而那些人尸也停下嘴里無休止的怒吼,眸中的血光一暗恢復清明,身子卻像是失去了意識一般,栽倒下去。

    “不夠也得夠!繼續找!繼續抓!”而后他面色陰沉的說道,眸中的寒意冷得讓人心顫。

    “可……”孫大仁還想再說些什么,哪怕是以他的視角看來,也能知曉此事的不可為。這些人尸不僅數量眾多,密布各處,同時還以快得驚人的速度感染著周圍的百姓,甚至他們清掃的速度還遠遠比不上那些人尸感染他人的速度。

    “沒有可是!難道你要我看著他們死嗎?”魏來卻根本不給孫大仁半點出言的機會,在那時沉聲低語道。

    孫大仁頓時啞然,他點了點頭,不再多言又隨著一隊帶來情報的暗霄軍,朝著又人尸泛濫之處殺去。

    “公子,西邊又抓獲一批人尸!”孫大仁前腳剛走,一位紫霄軍的甲士便快步來到了魏來的身旁,跪拜下高聲言道。

 &nb
捕鱼大师官网在线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