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力流失 作品

第一千零七章 小川當關

    (今天2章并作一章4000+字大更)

    小川在吸收了天亟金的能量之后,身體氣勢驟然急劇膨脹了起來。

    他的銳金靈根體質,不但可以通過修煉提升修為,還可以通過吸收一些頂級的金屬里所蘊含的能量來突破境界,甚至效果要好得多。

    天亟金可是十分罕見的稀有金屬,在仙界中極難遇到。其里面所蘊含的金屬能量要比其他貴重的金屬多得多,只要吸收拳頭大小的一塊,就抵得上小川至少十年的苦修之功。

    小川可是將整把雷槍的天亟金都幾乎吸收殆盡,想要修為不暴漲都難。

    只片刻間,他就輕松突破到了玄仙四層,緊接著便是玄仙五層,六層一直到玄仙大圓滿,修為桎梏根本就無法阻擋他修為前進的腳步。

    這種驚人的修為進境,讓場中那些楚江仙門的仙修們簡直是目瞪口呆。正當他們以為小川馬上就要遭遇大羅上仙雷劫的時候,天空中卻十分平靜,一點醞釀劫云的跡象都沒有。

    一聲長嘯中,小川赫然突破到了大羅上仙的境界,而天空依舊沒有一絲劫云出現。

    “居然沒有雷劫!”

    人群一下子炸開了。玄仙突破到大羅上仙,必須經歷一場強大的雷劫,這誰都無法避免。怎么到了小川身上居然會發生這樣詭異的事情。

    可瑩終于來到了曹凡的身邊。之前歸東越的界域力量雖然弱化了許多,防不住仙修,卻始終將修為只有化神境的她擋在外面。一直到歸東越后來被天亟金雷重創,最終陷入昏迷狀態后,界域的束縛才徹底消失,可瑩這才得以沖過來。

    曹凡已經蘇醒了過來。那金色雷槍將他傷得很重,如果不是歸東越及時拔起雷槍的話,后續的天亟金雷之威肆虐之下,他就算能活下來,起碼也得昏迷上幾個月時間。

    此時曹凡的身上已經沒有天亟金雷了,這些雷電能量早就被閃銀貪婪地吞噬殆盡。

    在雷電能量最盛的時候,即便是閃銀都不敢現身,畢竟他當時還只是二級天火之靈而已。后來雷電能量又分出一部分到歸東越的身上,閃銀這才敢嘗試著吞噬雷槍里的天亟雷。等無極天火突破到四級天火后,曹凡身上的殘余天亟雷已經奈何不了他,被其幾口就吞噬殆盡。

    重創曹凡的是天亟雷的能量,如今他身上的天亟雷盡數消失,他的肉身強度又強大得令人發指,這才得以這么快就醒了過來。

    看到伏在自己身上痛哭的可瑩,曹凡想要伸手安慰她,卻發現渾身經脈有如撕裂了一般,根本就動彈不得。

    這天亟雷實在是太霸道了。

    曹凡神識看到歸東越已經昏迷不醒,身上仍然有大量金色雷蛇在飛舞,心中大急,連忙向閃銀發去一道神念傳訊,讓其趕緊幫助歸東越吸收掉那些雷電能量。

    這還是閃銀看到曹凡醒來興奮地向他傳訊炫耀自己已經吸收天亟雷進階成四階天火之靈,否則曹凡還真不知道他能吸收這金色雷電的能量。

    一道白光從曹凡的掌心處飛出,落在了歸東越的身上,迅速游走了一圈。那些金色雷蛇仿佛遇上了克星,白光過后就跟著消失無蹤了。

    “師尊!”小川不等自己的修為境界穩固下來,便沖到了曹凡的面前急切地叫了起來。

    此時曹凡正在安慰著可瑩,看到小川修為暴漲,臉上頓時露出了欣慰之色。這頓雷總算是沒白挨,無極天火進階四級天火不說,小川也因禍得福修為大進,就是不知道師尊歸東越現在怎么樣了。

    曹凡當初拜歸東越為師,一方面是對方盛情難卻,再一方面是他對這個老人家頗有好感,并沒有指望從對方那里得到什么好處。

    不曾想,歸東越待他卻是沒得說,不但屢屢維護于他,還將身上的高階仙符幾乎傾囊相授,甚至還在他命在旦夕的關鍵時刻冒死為他從身上拔出了金色雷槍。

    “師尊”二字于曹凡而言,恩重如山。雖然他沒有從歸東越那里學到什么真正意義上的絕學,但這個師尊他認定了。哪怕需要經歷再大的風險,他也要設法找到修復道基損傷的辦法,重新延續師尊的大道,讓他重回仙王之境。

    歸東越修為畢竟比曹凡高出了許多,手中的雷槍又及時被小川抽走,在身上的天亟雷被閃銀吸盡之后,也悠悠醒轉過來。

    醒來的第一眼,歸東越便是看向了曹凡。發現他也正看著自己,師徒二人露出了會心的一笑,彼此都放下了心。

    “歸太上,這是我新煉制出的四星破厄金丹,您趕緊服下療傷吧。”丹蘊殿殿主石嵐來到歸東越的身邊,關切地從一個玉瓶中倒出了一枚藥香四溢的仙丹送到了歸東越的面前。

    破厄金丹是四級仙丹,仙王境以下仙修療傷的圣藥。四星品質的破厄金丹,就是治療仙王的傷勢也能起到很大的作用。

    仙丹與靈丹不同,從煉制出來那一刻起,上面蘊含的仙韻便會不停地逸散。所以越是新近煉制的仙丹,藥效越高。

    四星破厄金丹十分難得,哪怕石嵐是四級巔峰仙丹宗師,煉制出四星破厄金丹也得看機緣,更何況是新近煉制出來的。

    歸東越擺了擺手,“不用了,我的傷勢我知道,不妨事的,不要浪費了這么珍貴的丹藥,把它給曹凡服下吧。”

    歸東越這一次的傷勢雖然因為小川及時抽走雷槍沒有太過嚴重,但雷霆之力的沖擊還是再次損傷了他的道基,他這一生,算是徹底沒有機會再次進入仙王境了。破厄金丹雖然能夠讓他的傷勢盡快恢復,但意義并不大。

    石嵐心中嘆息了一聲,知道她如果不拿出第二枚四星破厄金丹,歸太上勢必不會服下丹藥。她只好取出另一個玉瓶,交到岑元子手中道“宗主,勞煩你將這枚破厄金丹給曹凡服下。”

    岑元子大喜,代曹凡謝過之后接過丹藥便送了過去。他和曹凡的命運已經捆綁在了一起,一榮俱榮,一損俱損。他可不希望曹凡從此之后成為一個廢人。

    “歸太上,這下你總該服丹了吧?”石嵐再次勸說歸東越道。

    這一次,歸東越終于沒有再拒絕,將丹藥吸入口中后直接吞咽了下去。

    岑元子走到石嵐的面前硬著頭皮說道“石殿主,珂維的傷勢非常嚴重,恐怕”

    石嵐一擺手,又取出一個玉瓶遞過去道“我知道,拿去救他吧。”

    她這爐四星破厄金丹費了好大勁才煉制成功,此前連續二十多爐不是失敗,就是只得到二三星的品質。最近這次煉丹成功,她一共也只得到四枚四星破厄金丹和兩枚三星品質,如今為了救人,一下子消耗了三枚,她雖然看上去云淡風輕,心中卻是痛惜無比。

    不過無論是德高望重的歸太上,還是剛剛為拯救宗門立下大功的曹凡和珂維,都值得她舍丹。

    丹藥還可以再煉,人沒了,可就真的沒了。

    四星破厄金丹的藥效確實立竿見影,奄奄一息的珂維很快就蘇醒了過來,被天亟雷所擊中的傷勢正以極
捕鱼大师官网在线客服